天马第34期
迷镜
作者: 1403班 杨月妮 来源: 本站 时间:2017年03月22日 字体:[] 留言
  夜晚的帘幕被人扯了下来,城市里的点点星火如同皎洁的月光投射的影,淡淡的遮盖不了一丝黑暗吞噬人的洞。
  我坐在巨大的钢铁怪物的喉颈里,消毒水的棉被死死地盖在我的身上,尖利的针管绵绵不断地输送着透明的液体。透过蒙雾的玻璃,望着杂乱疾驰的金属散射的霓虹我好像看到了你。
  你也喜欢微乱的淡粉,将它抹作眼影,用金属填补了眼窝的凹陷,眼睛更加立体。我还听见你说:你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东西吗?
  有,有奇迹。
  回忆是冰凉的钟表,除了时间都永远被冰封在大脑皮层的,每一次抽出来都是在挖掘自己身心的最后一份精力。你停下来什么都不做,静默在自己的空间里。回忆的列车缓缓驶过,甩给你一脸的寒冰。
  被人指着鼻子说了很多话,无非是“成绩这么差,哪里有资本喜欢别人”、“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眼镜片多厚,背有多驼,皮肤多糙脸多黄”。心里赞叹骂人理由这么多果然是亲妈,观察入微的同时忍不住拿起镜子看了看。
  青春真的是个有趣的东西,无论多么癞蛤蟆的女生都坚信自己仍然可以变成玛丽苏小说的女主角,以为照照镜子就可以变成超级无敌大美女。我以为是镜子厚度角度光滑度的问题,特地去批发了一堆镜子来看,结果被人以友谊要挟批发价卖镜子给她。
  可是,望着你光滑白皙的脸,我忍不住丢开了镜子。是不是每一个白天鹅都有一个丑小鸭闺密?是不是每一朵鲜花都有绿叶的陪衬?是不是光的朋友都叫黑影?
  人丑就要多读书。我花了很久决定以此为我最后的魅力,却发现我和你差的不只是一个鸿沟。我强迫你直视我还算大的双眼:“我漂亮吗?”你犹豫着注视我的表情:“如果自拍记得磨个皮。”“成绩好吗?”“请个家教会好的。”
  看着你定定地将视线投射到试卷里,我开始紧张我们即将更大的差距,我以不吃晚饭要挟你教我做题,我知道你善良一定会帮我的,而你也没有抗拒,一向都这么温柔。你花了很久结束什么是函数什么是几何,似懂非懂的我留给你一个落寞的苦笑。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而你不知道,像个傻子一样。
  我记得他给你写过“苟富贵,无相忘”。我知道他说的其实是勿忘我。你只知道埋头读书,第二天便当做垃圾清理了,我紧张地向你要来,假装没事人一样珍藏。青春期的少女总是这样多疑,怕别人发现,将纸条塞在钱包里,到了晚上才敢偷偷拿出来放在枕头下面数着自己心跳入眠。
  “你好像给了她一张写着‘苟富贵,无相忘’的纸条?”我暗自揣测你的心意,小心翼翼地来到你面前。不自量力吗?他轻笑的时候,目光瞥过了你的背。我假装那是他对我的期望。
  我们喜欢在操场躺着聊天,数着霓虹云来不及遮盖的星星。你想起来那个“垃圾”便问我:“对了,你要那个干什么?”“我看看是不是他给我那种一样的文字。”我偏过头假装在系鞋带,坐在地上的身体忍不住紧张,一阵笑声响起“真的吗?他好花。是不是这样挑逗了全班女生啊?还是看上你了不好意思才顺便给我一张?”
  低头的我眉头忍不住皱起,涨红的苹果圆脸终究泄了气,我可以说什么呢?你是单纯吗?还是有意伤害我呢?还是说,我真的这么不值得被人喜欢吗?
  恶作剧般的,我忽然挠你痒,然后脱了你的鞋子,草地上刚刚坐起来的你踩着袜子向我跑来。上课铃声魔咒般响起,来不及还给你我便回去了。
  冬天格外的冷,风似针头刺人皮肤,大家被冻得关了门窗。封闭的教室如同装鱼的罐头,里面弥漫着咸鱼的味道,人们纷纷皱眉躲避你,还有很多人议论。我得意扬扬地看着你窘迫的红脸,他皱着眉头在我旁边写写画画,不久一道抛物线穿过大半个教室,你熟透的脸被纸条砸了个正着。
  我应该庆幸吗?后来每一次提起他你都会用刀锋的目光劈人,牙齿也发出菜刀般的声音。还是愧疚呢?你因为郁闷而扔掉了他的纸条,以为那是一个恶作剧。
  但是这一切已经与你无关了吧,你早已在那年夏天沉睡在了人鱼的怀里。与你同行的同学们在你黑白相框前哭了很久。他凝视着你,好像一个世纪。只有我不愿意相信,我差点砸掉了你的花圈,差点把你从棺材里拉出来。总是骂我的妈妈在很久以后告诉我,我当时哭晕了就开始这样了。
  这样的想你,这样的恨你,这样的在乎你。以至于我又看到了你。
  我还在假装很好的活着,因为我感觉到了你。吃饭的时候你问我“苟富贵无相忘”是什么意思,我对着透明的你莫名其妙的紧张很久,缓缓地说“他恶作剧吧,你知道,就像砸你那次一样。”同行的人仍然喋喋不休,谈论自己的新书包,我看到你咬牙切齿的神情开始暗暗开心。“这人有病吧!我没有得罪他吧?”可是我清楚地知道那是他对你的爱意。
  来自对你无知的嫉妒的恶臭要将我挤压得变形,包裹再融合,分开再继续。我喘不过气来了。你知道什么?你除了整天傻兮兮装愣还有那副皮囊,还有什么?你尝试像我一样珍惜他的纸条吗?像我一样关注他吗?凭什么你就拥有了一切?
  我开始眼红起来。我知道这一切不公平,你是我的闺密,他只是随时会被调走的同桌。我瞪视你,怒火要把我吞噬。你的座位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被人代替,那个可怜人就这样成了我恨你的替罪羊。你和她交织在一起,我开始分不清你们了。我指着她问候了她祖宗十八代,还把我珍惜的纸条塞入了她嘴里。我多么希望你可以明白我,不要再被他爱慕着,关切我像关切你自己。

  我可是和你一起改变了。我们会一起跳过低矮的围墙跑到不同的地方玩,化着金属质感的奇怪妆容。你一遍又一遍用微乱的粉红填补凹陷的地方,毫无感情的问我:“今天想去哪里玩?”“我想去有的玩的地方。”
  “那就去酒吧吧。”你那边发出陌生的声音,是一个陌生的太妹,“我顺路。”她咧嘴一笑,像一朵梨花。
  “那走啊。”你嬉皮笑脸的走到她身边,双手环着她洁白的颈,我看着你心被大勺搅拌了好几圈的绞痛着。
  “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东西吗?”你们两个人的声音交叠在一起,一声出谷黄莺清脆如冰。
  有,有奇迹。
  一到酒吧你便和她飞了出去,我可是分不清你们的光影。陌生人见我新来想和我谈天说地,我却只看着你。一杯又一杯呛人的辛辣注入我的胃里。我看着与你交叠的她在舞池伴着笨重的音乐撩人绽放,是日落便伺机而动的吸血蝙蝠,亦或是萧敬腾的王妃那般让人如痴如醉的鬼魅。
  我开始回忆。回忆到底那是不是你,真正的你的颜,你的情,你的心。最后猜不透那是我还是你。我想跑,拼命地往前跑,吐出一口一口湿热的胆汁,直到浑身被猩红包裹,踉跄着,颤抖地听到身后狂躁的轰鸣,我开始哭泣。
  人说时光是一酿浓酒,我说那是发霉的豆腐,一开始它会变质,腐烂,发臭,但最终它会别有一番风情。是的,我承认我羡慕,嫉妒,恨你,但首先我在乎你。我不是多么坏的人,我只是被困在了孤岛。我想出去没有船只能自己制作。可惜我不是木匠,我也没有工具,我只能用出我浑身上下所有东西。我的毛发,我的皮肤,我的心。

  洗净铅华,我依旧看到了你。如今你已素面朝天,一如往昔,不停逗我欢笑。
  多好的日子啊,病房的窗外是漂浮游走的白云,白得好像那天我们一起去海边那样被人洗的发白。
指导老师:谢林霞
分享到:
本站关键词:长沙图文设计工作室,长沙图书选题策划,长沙排版设计,长沙装帧印制,长沙编辑出版
版权所有:湖南省快乐betway中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袁先生
电话:13507465138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119号标志大厦601-607#
湘ICP备16011748号-1 技术支持:竞网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