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第34期
归巢
作者: 1616班 李媛媛 来源: 本站 时间:2017年03月22日 字体:[] 留言
  正值深夜,窗外的大街上早已不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累了一天的人们神色疲倦,步履匆忙地往家里赶,仿佛倦鸟归巢,神情恳切。
  将钥匙探入门孔,伴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在玄关处换好鞋,却看见厨房还亮着灯,又瞧见餐桌上摆着几只空碗,还有几乎没动的饭菜。喉头莫名苦涩。借着厨房昏暗的光,我摸索着寻着了客厅灯光的开关,“啪嗒”,光刺痛了我的眼,也惊醒了窝在沙发上浅眠的母亲。
  “回房间睡吧。”随口敷衍了句,可母亲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我,“怎么这么晚才回?我打电话给你怎么不接?”我耸耸肩,摊开手,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去同学家玩了,你打电话我没听到。”我的态度愈加激起了母亲的愤怒。她猛地攥住我的手,压低了声音,但语气里怒不可遏的意思丝毫未减:“这就是你所谓的解释?”我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吼道:“你还想怎样?能不能别老烦我?”听了这话,母亲由惊愕一怔,再没说什么。
  空气陷入了寂静,不知何时下起的滂沱大雨也在这寂静中慢了下来,静了下来,似是按了静音键,世界只剩下我和眼前的母亲。
  心里堵得慌。转身欲走。可当我抬脚想要逃离的那一刻,却突然怔住了,我的视线落在母亲脸上——泪水从她面上滑下,一滴、两滴……它们是那么烫,一点一滴融开封住我心脏的冰。我被灼伤似的移开视线,却瞟见了一旁桌上的日历——十月七日。心脏倏地一紧——今天是母亲的生日!我震惊地重又望向母亲,她哭得没有声音,但我仿佛听见了那伤痛欲绝的悲鸣。那碎的心,是为了良久的焦急等待,是为了数次眺望却依旧紧闭的门关,还是为了一次次将凉了的饭菜加热,又沉默地等到菜凉,对面有的只是一张空荡的椅子和一副冰凉的碗筷?
  胡乱地想着,又忆起儿时,总会掰着手指数日子;总会在母亲生日的数日前便开始制备贺卡;总会在贺卡上写下数句经过反复思考的祝福;总会趁着母亲熟睡时,小心翼翼地旋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踮着脚溜进去,再轻手轻脚地在自己如雷的心跳声中镇重地将贺卡放置在那红木的梳妆台上,有摸着下巴思量怎样摆才能使母亲看着更舒心;总会悄悄地掩上门离去。而母亲在次日醒来后,总会第一眼便看见我的礼物;总会笑着摸摸站在一旁的我那高昂已久的头;总会留下一个令我沉醉许久的吻……
  不知不觉便红了眼眶。我看着眼前的母亲颤动的肩,披散着的发,紧闭着溢出了悲伤的眼……终是沉默着,我走上前去,轻轻地拥住了她。
  儿时曾绞尽脑汁琢磨母亲所渴望的、所喜爱的、所期盼的,而后便屁颠屁颠地跑到母亲身边,仰起脸,拽拽母亲的衣角,做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问:“妈妈,你最喜欢什么?”母亲总会被我逗得捧腹大笑,最后揩揩眼角的泪,笑着说:“当然最喜欢你!”
  一转头,才发觉,在名为“成长”的马拉松里,我已跑得离母亲愈来愈远。
  母亲所守候的,是餐桌上那另一副碗筷的归属吗?还是,雏儿那不愿归家的心。
指导老师:彭晓珍
分享到:
本站关键词:长沙图文设计工作室,长沙图书选题策划,长沙排版设计,长沙装帧印制,长沙编辑出版
版权所有:湖南省快乐betway中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人:袁先生
电话:13507465138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119号标志大厦601-607#
湘ICP备16011748号-1 技术支持:竞网智赢